瑞城跟恩真是男女朋友,某日瑞城到恩真家中等晚上與恩真家人一起吃晚飯。當時,恩真的父母在房間睡覺,瑞城與恩真在客廳看電視,瑞城跟恩真因對於中秋連假時要不要出國旅遊的事爭吵,瑞城不滿恩真一直指責他出爾反爾,常先是答應要一同出遊之後又反悔,爭吵間推了恩真一下,恩真被推了一把後非常生氣,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刺向瑞城,瑞城閃躲間又推了恩真一下,恩真被自己手上的水果刀割到手腕的動脈,因而大量流血,頭部也因撞到牆壁而有中度腦震盪。後恩真向地檢署提告瑞城殺人未遂,偵查中恩真的媽媽在偵查庭作證說當時她剛好到家中附近的頂好超市買完晚餐所需的食材,在廚房準備晚餐,突然聽女兒大叫,跑到客廳看到瑞城拿著水果刀一直朝恩真的胸部要刺,後來是她衝向前把瑞城推開,瑞城刀子刺歪割到恩真手腕,瑞城受到驚嚇跑掉等,檢察官以驗傷的醫生證明、恩真母親的證詞將瑞城以殺人未遂起訴。起訴後,瑞城的律師到法院閱卷才得知恩真的媽媽作了偽證,而這些證詞對瑞城非常不利,由於偵查中恩真母親作證時並未具結,瑞城的律師向法院主張恩真母親的證詞無證據能力,故檢察官係法院聲請傳訊恩真的母親到庭行交互詰問。

 

審判實務上之證人大抵分成兩種,一為可預見對我方有利之友性證人,一為可預見對我方不利之敵性證人。在刑事審判中,以被告立場而言,常見的敵性證人有被害人、被害人親友及同事等,敵性證人經常是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傳喚到庭行主詰問,檢察官主詰問後再由被告之律師行反詰問。在主詰問時,有經驗的檢察官會以時間為主軸,設定諸多開放性問題來讓敵性證人鋪陳關於犯罪事實諸多具體情節,證人如在檢察官之引導下,把過程描述越具體就越能影響法院心證,有時檢察官甚至會故意違反主詰問原則上不能誘導詰問之規定,偷渡一些誘導性之封閉問題,這時被告之律師必須要能及時察覺而向法院提出異議。

, , , , ,

黃志樑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